106、想买的东西很贵(1 / 2)

“孩子们,晚饭做好了,准备吃饭!”

方槐的声音使得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下来。

“吃饭,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苏松屹缓过气来,掀开被子起身。

“来,我扶着你!”

覃敏正准备扶苏松屹起床,闵玉婵却是走过来,一把揽住苏松屹的背,一手绕过他的腿窝,直接将他抱起。

嗯,一个很华丽的公主抱。

覃敏:???

方知嬅:???

郑雨婷:???

苏松屹也懵了。

啊咧?这什么情况?我被女孩子公主抱了?

他看向闵玉婵,她的脸上依然是那般冷傲,没有任何表情,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这女人,竟然该死的甜美。

吕依依看着,轻轻掩着嘴笑了起来。

苏松屹只好侧过脸,装作看不见吕依依暧昧的眼神。

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郑雨婷对方知嬅说道:“知嬅,我感觉闵玉婵对苏松屹很不一样。”

“别想多了,就是姐姐对弟弟的那种宠爱而已。”

方知嬅嘟着嘴说道。

郑雨婷觉得很奇怪,哪有姐姐会这么宠爱弟弟的?

反正她不会!

每每看到弟弟不写作业,葛优瘫在沙发上看奥特曼,她就会飞起一脚。

“又是一个死弟控。”

覃敏喃喃地道,往手里涂了一点洗手液。

方知嬅闻言,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一想到覃敏以后要和苏松屹一起上学,还要来这里串门蹭饭。

方知嬅就愁眉不展,一阵心烦。

不怕贼偷,就怕賊惦记呀。

哼,你们这些白菜,就惦记着我家养的猪。

餐桌上,椒麻的花鲢鱼头火锅飘着鲜香,翻腾的油泡在锅里破裂,冒出滋滋的热气。

“哇,好香!”

覃敏的小手半笼在袖子里,挥舞起来很是可爱。

郑雨婷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顿时有些拘束。

“不用客气,喜欢就多吃点。”

方槐笑着道。

“吃饭吧,我们家在桌上没什么规矩的,不讲究礼节,随意点。”

吕依依也轻声说道,帮覃敏和郑雨婷盛好了米饭。

“谢谢阿姨!”

覃敏的声音很是洪亮,洋溢着自信。

“谢谢阿姨!”

郑雨婷的声音很小,略微有些胆怯。

“小敏,你家里吃饭的时候,是不是规矩特别多?”

苏松屹帮她夹了一块鸡腿肉,微微笑着道。

方知嬅正准备朝那块鸡腿肉伸出筷子的,手指略微僵硬了一秒,然后不动声色地随手一夹。

“嗯?鸡屁股?”

她愣了半晌,放到了闵玉婵的碗里,顺带说了一句:“吃哪补哪,给你补补。”

闵玉婵瞪了她一眼,心想自己已经很丰满了,于是将那块鸡屁股放在了吕依依的碗里。

吕依依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看了看两个女儿。

“规矩确实很多!”

覃敏咽下一口米饭,深以为然地点头。

“平时我和我妈一起吃饭还好,我妈没什么要求,但是爷爷奶奶回家里的时候,吃一顿饭特别累。”

“我爷爷是那种思想特别传统,而且特别严肃的人,他没动筷子说吃饭,其他人都不能动。而且总是会用部队的纪律要求我。”

“你爷爷是军人吗?”

郑雨婷好奇地问道。

“嗯,我爷爷,我爸,还有我哥都是。”

覃敏点了点头,倒也没有隐瞒。

“只要和爷爷在同一张桌子,碗里就不许有剩下的,不许离桌吃饭,不许吃饭时玩手机,不准专挑肉吃,不准吃饭的时候说话。”

“不许把筷子插在米饭上,不许敲碗,不许吧唧嘴。”

“不许吧唧嘴这个很好。”

苏松屹看了一眼方知嬅,淡淡地道。

餐桌上顿时扬起一片欢笑,方知嬅吃饭的声音小了下去,桌下的脚踢了他一下。

“而且,菜的摆放方向也要讲究,比如鱼头朝向哪里,汤放在哪里等等。”

“在这里吃饭就不需要讲究那些,很舒服。”

覃敏夹了一个花鲢鱼头,慢慢吃了起来。

鱼头处理得也很好,没有腥味,肉质胶嫩爽口,鲜美无比,她是很喜欢吃的。

小时候爷爷总是喜欢吃鱼头,把鱼肚让给她。

那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这是爷爷宠她,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鱼头真的很好吃。

“松屹,叔叔做的这个鱼头很好吃,你怎么不吃呀?”

覃敏一边吃,一边舔着嘴角的辣椒油,发出轻微的“嘶嘶”声,像被热到的小狗,吐出粉嫩的小舌散热。

“松屹不爱吃鱼的,除了火锅鱼会动两筷子,其他不管什么鱼都不吃。”

方知嬅一边吃着鱼头,一边拿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为什么?鱼头这么好吃!”

覃敏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我也觉得很奇怪,居然有人不喜欢吃鱼头。”

方知嬅的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肌肤变得更显白皙,仿佛晶莹剔透,粉嫩的唇瓣也像是涂上了一层鲜艳的唇彩。

干椒带来的浓烈辛辣让人欲罢不能,她用橡皮筋将头发盘起,又脱下了外套,那股燥热之感才尽数褪去。

鱼头只要做好了,确实是很好吃的,喜欢吃鱼的人都视若珍宝。

但也有些人对此深恶痛绝,比如苏松屹。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食物比螺蛳粉还要让他讨厌,那一定是鱼了。

不管多美味的鱼,他都会觉得散发着腥味。

去菜市场一遇到鱼贩用刀刮鱼鳞,他就会忍不住想吐。

“鱼头火锅还是多做几次吧,你就这道菜没学好。要是以后你老婆喜欢吃鱼头,你不能给她做,那多可惜啊。”

方槐看了看吃鱼头吃得正香的吕依依,对苏松屹说道。

“我以后一定要娶个不吃鱼头的老婆。”

苏松屹淡淡地道。

“哈哈哈哈!可以,这样一劳永逸。”

吕依依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整个餐桌上没有动那个鱼头火锅的,除了苏松屹,就是闵玉婵和郑雨婷。

闵玉婵爱吃鱼,但是不吃鱼头。

郑雨婷喜欢吃鱼,也喜欢吃鱼头,但是那个锅离她有点远,她不好意思。

郑雨婷在餐桌上特别拘谨,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埋着头往嘴里扒着饭,对距离最近的一盘皮蛋拌豆腐进攻。

“雨婷,你尝尝,这鱼头很好吃的!”

方知嬅见郑雨婷有些紧张,于是笑着夹了一个鱼头放在了她碗里。

“谢谢!”

在餐桌上,苏松屹和方知嬅都不停地在给她夹菜。

因为太害羞的缘故,她总是处于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