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杨夏月(1 / 2)

杨夏月打量着眼前的陶管事,接着问道:“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力?你不过就是一个管事的,这酒楼的东家不是你吧?”

“东家把酒楼交给我,那就是信任我,这的事情当然是由我全权负责。”陶管事理所当然地说道。

杨夏月问道:“你们这的东家是谁?”

“我们的大东家可是杨夏月!也就是当朝的明月郡主。”陶管事扬声道。

这个时候陶管事也是把杨夏月拉出来,扯虎皮做大旗。

众人听了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

旁边的申景枫笑的声音最大:“小夏,所以这个人,是你安排在这的?”

杨夏月的脸色难看,直接撇清关系:“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放在这的!”

“哦,对了,我忘记和你介绍一下我自己了,我姓杨,名叫夏月,从建安城来,好巧不巧的,就是你口中的那位东家。”杨夏月似笑非笑的说道。

陶管事听了这话,惊疑不定地看着杨夏月,顿时就否认道:“怎么可能,东家怎么可能来这?”

“怎么不可能了,这临州府是我的故乡,我如今要回乡探亲,路过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吗?”杨夏月反问道。

“还有,你的那个靠山李公子,如今也摊上大麻烦了。”杨夏月冷声补充道。

杨夏月知道陶管事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于是就拿出了一块玉牌来,这是信物,只要是四季酒楼的人,都认识。

陶管事瞧见了之后,脸上的神色终于开始慌张了起来:“原来是东家大驾光临,是我有眼不识东家,怠慢了东家,还请东家恕罪。”

杨夏月冷声道:“你怠慢的可不只是我,这只有你一个管事吗?可还有其他的管事?”杨夏月问道。

“有是有的,不过另外一个张管事家中有事情,最近几日都不在这。”陶管事继续道。

杨夏月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这酒楼的管事了,收拾你的东西从这离开,以后你和四季酒楼没有任何关系。”

“东家,我可是杨大姑娘派来的,你这样……”陶管事看着杨夏月道。

旁边的杨四妮道:“要是我大姐姐知道,你竟然把酒楼管成了这样,也不会用你,我们姐妹团结着呢,你也少在这里面挑拨离间。”

“赶紧给我滚,不然别怪本郡主不客气!”杨四妮扬声道。

见又来了个一个郡主,陶管事就意识到,事情不好办了。

这个时候也不敢和两个人对着来,只好灰溜溜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杨夏月把整个四季酒楼的人都召集在一起,从里面又选出来一个新的管事,然后道:“你们记着,客人来咱们酒楼吃饭,你们就有义务和责任保护客人的安全。”

“即便是因此会得罪什么人,但是你们也不能退缩。”杨夏月吩咐道。

此时杨夏月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四季酒楼的人,不需要畏惧强权。

事实上,在这临州府,也没什么能让杨夏月忌惮的强权。

杨夏月处理完这里的事情,这才回到客栈。

看着那些被自己领回来的,从李府解救出来的姑娘,杨夏月就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是打算拿了安家费回家,还是想去学点什么东西,又或者是,需要我给你们安排一个出路?”杨夏月问道。

众人看着杨夏月,都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于是就道:“我们听明月郡主的,郡主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

杨夏月点了点头就道:“没多久,我就要在这城中开一处学堂,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学习,作为第一批学生,也可以承担一些管理和维护学堂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