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原来是真女婿(1 / 2)

这些字的确一般人看不懂,可封朗辰从小因为思念父亲,把父亲留下的书籍看了遍,那些古文,他一眼便认得。

“朗辰,这是你父亲当年留下的。”

凌远话一出,封朗辰心口猛的一颤,沉静幽深的眸子,也是明显一怔。

“凌家与封家世代交好,我和你父亲更是从小便在一起,感情胜过亲兄弟。有些细节我并不清楚,但只听你父亲曾经说起过,他的儿子会叫封朗辰。当时他已有了你哥哥朗佑,我只当是你父亲是想再生个儿子罢了。”

可封朗辰清楚,那是早在百年前便开始按神秘道士留下的名册,给封家嫡子起名。

凌远喘口气又说,“你尚未出生前,忽然有一天半夜,你父亲匆匆赶来,神色有些紧张,把这个交给我,他说等你长大后若有人得到这半张兽皮,你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问,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干脆毁掉!你父亲说,这害人的东西,同样会救人。”

“要我一定要藏好,千万不能被别人得到。等你拥有掌控的能力,再告诉你。我不知缘由,但却一直谨慎小心的收藏。”

“这图难道有什么玄机?”凌霄一看一眼兽皮,又看向面色有些白的封朗辰。

“那晚你父亲匆匆离开,而我次日也出了国。我在异国他乡时,你父亲和两个考古学家去骊山,却突然遭遇不幸。”凌远面色沉重,“后来,你母亲抱着你,回了封家,才知你便被唤做朗辰。”

“我不知道你父亲为何会把这重要的东西交给我,却未交给你的母亲。他曾叮嘱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便对你的爷爷和母亲同样守口如瓶一直隐瞒,二十八年只字未提。如果一直这样平静地生活,只想把这秘密守到进棺材那天。”

“后来三年相安无事,我也又一次为了凌家产业远渡重洋,没想到在国外,我遭遇劫匪,被抢了钱财。不过幸亏有好心人路过,把重伤的我救回家中。却昏迷近一个月。等醒来以后,身体尚未恢复,这家人便遭遇劫难,我也一同被绑架,卖到一个孤岛上采矿。”

凌霄一从未听父亲提起过这些事,只知道当年父亲离家之后,曾经两年没了任何音讯,否则也不会在母亲怀着未出生的两个妹妹离家一年之久后才回来。现在,他的心里抑制不住的抽痛,把禁不住有些颤抖的手,悄悄藏到身后。

“那些被绑架的都是些穷人,没上过学,没读过书,只能出苦力。采矿的监工看我细皮嫩肉便问我是不是识字,他们的那点东西对于我,自然容易得很,后来便让我在矿场上记些账务,帮他们核算收支。”

“终于一年后,我找到机会,趁天黑偷偷藏到运矿石的船上,逃出来,辗转十几个国家回到z国。”

到此,凌远明显更咽,嘴唇发白,开开合合的几下才沙哑出声。

“可我一回来才知道,霄一的母亲,已经离家快两年。还是怀了双胞胎女儿离家。我找遍天阳所有地方,还是没见到她。后来才有人说看到念儿和从未见到过我这个没尽到责任父亲的两个女儿,一起跳了海!”

“有人说那是因为我们的两个女儿和凌家祖祖辈辈的姑奶奶们一样,都是傻子,念儿接受不了。”

凌远的眼泪悄无声息的流过一直以来从未表现过悲痛的面颊,在经历风霜的下颌上湍急的掉落。

凌霄一看着父亲的眼,泪光在眼眶里闪动。怕被凌远看到,急忙把头别过一边,喉结不住颤动。

“玄萧子得知,念儿和我两个女儿离世的消息,便下山。她告诉我,凌云山师门早在百年前,祖师便相传与他们弟子,要倾心护佑凌家。是她们有负祖师之命。

还相告那几句话:

凌家鹰徊女,当嫁封氏郎。

千年祈红愿,代代依君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