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征兆(一更、求订阅)(1 / 2)

冬雪端着水盆上前笑着说道:“公主,姑娘,你们先洗手,洗好手就可以用膳了。”

颜菀卿和长乐公主将手中的剪子递给了一旁的小丫环收纳起来,这才净手。

看着十道佳肴,颜菀卿惊叹道:“哇,好丰盛啊,这么多的菜,都是你们两做出来的吗?”

卫女官与冬雪笑着相视一眼,摇头道:“奴婢们哪有那么大本事?这得多亏了厨娘们帮忙。”

像洗菜、切菜、备配料、烧火等都是由厨娘们相助,她们这才赶着点忙活出来。

长乐公主拿着筷子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在颜菀卿的小碗中,笑着和蔼道:“好,你们大家做得很好,都有赏,阿柔,咱们清泠院上下各自赏赐一套冬裳,对啦,冬雪这丫环也有份。”

冬雪没有想到连自己都有份,连忙跪下叩首谢恩。

长乐公主挥手,愉悦道:“别动不动就跪着,快起来吧。”

冬雪笑着应道:“是,奴婢谢公主。”

长乐公主给自己夹了一块藕片,笑着对颜菀卿道:“卿儿,吃菜,这鱼是你爱吃的,想来是阿柔特意让人在郊外的庄子上运过来的,这野生的鱼,肉质更鲜美。”

颜菀卿颔首,细细品尝口中的鱼肉,确实味道很赞,还有卫姑姑做的那道芋泥桂花糕更是一绝,便想着一会儿留着打包回去给冬清尝两口。

看到卫姑姑端来一壶花酿,颜菀卿不由想起了酒量极好的阿晴,阿晴替她出去办事,这都快一个月了还没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颜菀卿心中不禁担忧了起来。

心里想着事,就连口中的佳肴也变得不那么美味了,不过,看着母亲胃口还不错的样子,颜菀卿不愿扫兴,便埋着头扒饭吃菜。

长乐公主见颜菀卿闷声扒饭,还以为是将这孩子给饿着了,当即夹了颜菀卿手中小碗满满一碗菜。

颜菀卿心中想着事,一不留神将长乐公主夹的菜都给吃完,等回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给吃撑了。

用过晚饭,颜菀卿又陪了长乐公主一会儿,便带着打包好的芋泥桂花糕和冬雪回紫竹院。

“姑娘,原来你特意不吃就是留着打包回来啊。”冬雪笑着说道。

颜菀卿扬了扬头,不否认道:“是啊,这糕点着实不错,便是想拿回来给你和冬清尝尝。”

冬雪有感而发道:“姑娘待奴婢和冬清可真好。”

颜菀卿想起冬清绣的鸳鸯,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行了,咱们快回去吧,想来冬清那荷包也绣好了吧,咱们回去看看怎么样了?”

提起冬清的荷包,冬雪的眉目中也染上了一丝笑意。

结果,等颜菀卿和冬雪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冬清的身影,起初也没太在意,只以为是冬清绣好荷包迫不及待地将荷包送去给秦楼旻。

等着戌时,颜菀卿沐浴过后,还未瞧见冬清的身影,心下疑惑不已,按理说冬清便是去寻她那秦堂哥,这时间也该回来了。

颜菀卿手拿着毛巾擦拭着肩上湿漉漉的长发,“冬雪,现在什么时辰了?”

冬雪闻言瞧了眼书案上的沙漏,道:“姑娘,戌时了。”

戌时?这么晚了吗?“冬雪,你且去看看冬清回来了没?只怕那芋泥桂花糕都冷了。”

冬雪心中也是奇怪地紧,往常,冬清也有偶尔出去过,但从来不会去这么久还没回来。“奴婢这便去看看,许是身子不适,早早睡了吧。”

颜菀卿微微歪着头,将一头青丝垂一边,然后继续擦着头发,点头示意冬雪去寻人。

冬雪先是回了她与冬清的屋子,屋里黑漆漆的也没点灯,唤了两声也没有人应答,冬雪推门而入点了灯,借着烛火照明,床榻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冬清的身影。

冬雪出来又询问了几个紫竹院的丫环,皆是摇头,只有画儿皱了皱眉道:“奴婢记得冬清姐姐绣好荷包便出去了,奴婢还以为冬清姐姐是去寻你们去了,便也没有太过在意。”

在丫环们这里也没有得到太有用的消息,冬雪不由猜测冬清是不是在周嬷嬷那还没回来?便又朝着周嬷嬷居住的后巷走去。

敲响周嬷嬷居住的房间,“咯吱”一声,房门应声而开,周嬷嬷瞧见冬雪,一脸笑意地将冬雪迎进来,“冬雪来了,快进来坐。”一边说着话一边给冬雪搬了一张凳子。

瞧着周嬷嬷屋中简单的摆设,屋里就周嬷嬷一个人,冬雪坐下问道:“周嬷嬷,怎么就你一个人?”

周嬷嬷给冬雪倒了一杯白水,不好意思地笑道:“家里没有什么好茶叶,冬雪姑娘将就着喝口白水,董老头今儿在前院当值守院子,家里自然就我一个老婆子在。”

周嬷嬷口的董老头便是冬清的父亲。

冬雪闻言缓缓点头,问起了冬清,“冬清呢?冬清有没有来过这儿?”

周嬷嬷诧异地看着冬雪,道:“冬清没有在紫竹院吗?”

看来冬清并不曾来周嬷嬷这儿,不然周嬷嬷也不会这么说了。